10/18 Sun 法務部系列講座泰國場:《歧路天堂》電影放映及映後座談(免費入場)(影片)

時間:10/18 Sun 14:30
地點: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
與談人:法律扶助基金會板橋分會詹素芬律師

念藝術卻教英文的補教名師李奇,預支薪水、抵押房產、邀請泰國與印尼當地著名演員、製作好聽的電影音樂,拍出這部難得一見以「逃跑外勞」為議題的台灣電影。
當年,《四方報》以這部片子的上映頭版,還用宣傳照做了兩款頭版。無奈,影片叫好不叫座,台灣票房奇慘。
我們好不容易要到這部片子,也邀請了一些泰國朋友,在這天午後,一起觀賞。

【劇情簡介】

《歧路天堂Detours to Paradise》
片長:2時03分。導演:李奇。演員:Lola Amaria、楊貴媚、Banlop Lomnoi、吳立琪。官方網站:http://blog.yam.com/detours2008

Setia,一個來自印尼的女傭。Supayong,一個來自泰國的建築工。兩個逃跑外勞,隨著工作機會、流離輾轉於台北與桃園之間。兩個異鄉人,在繁華的市井之中,相互¬依靠、共享孤獨,一面艱困求生,一面仍不失溫柔幽默地談著一份簡單的戀愛。以兩人都不熟悉的、地主國的語言:華語。

Setia從半荒廢農田旁的卡拉OK,逃跑到大都市近郊的按摩店,在那裡結識了來自泰¬國的女傭Wonpen,兩人相濡以沫;隨後又輾轉到一家麵店打工。在這裡有一位專叫外¬送的常客,是一個退休的電影女星,名叫費曼光。費曼光半身不遂,有強烈的自殺傾向。

Setia照顧並陪伴費曼光,卻也一步步發現了當年受雇於費曼光的親姊姊,意外死亡背¬後的驚人事實。同時,Setia的愛人Supayong被抓了,面臨被遣送的命運。殘¬酷的現實逼著Setia不得不違背了嚴謹的宗教,為生活的需求而向下淪落,繼續以非法¬的身份,流竄於台灣的底層。

【延伸閱讀】

李奇導演談《歧路天堂》
http://ctfa74.pixnet.net/blog/post/20131064-李奇導演談《歧路天堂》

歧路天堂國內票房慘 星國大放異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DDBg-WKnE0

電影預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g2wALGQD8E

苦勞網:歧路天堂的嘲諷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41116
2009/04/19

文/張士達

外籍勞工多年來在台灣所受到的不公不義的剝削,對於經濟文化均達一定水平的台灣來說,是一種令人難堪且羞恥的汙點。一個好不容易拍攝首部電影圓夢的新導演,卻將他的處女作獻給了這群長久處於邊緣的弱勢族群。這絕不是一個易於討好觀眾的題目。

補習班老師處女作

剛開始聽說有個補習班老師要來拍片,心中確實有些狐疑,畢竟已經看過太多拍廣告或MV的導演跨行拍片,都未必能夠拍出像樣成績,更何況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補習班老師?但在看過李奇導演的《歧路天堂》之後,我卻意外地發現,這是今年目前為止最讓我尊敬的一部國片。

《歧路天堂》的主角是一對外勞戀人,來自印尼的Setia四處幫傭,來自泰國的Supayong則是建築工人,兩人只能以他們都不熟的國語溝通,卻在異地成為彼此感情的依靠。入圍金馬獎女配角的吳立琪飾演好心腸的泰傭Wonpen,幫助新來的Setia進入狀況,開朗外表下其實自己也有心酸的故事。楊貴媚則飾演因車禍而不良於行的過氣明星,半死不活的生命狀態,與奮力打拚求生存的外勞形成強烈對比。

細膩刻畫外籍勞工

李奇導演在侯孝賢班底李屏賓、廖慶松等黃金團隊的支援下,展現出對於一個新導演來說相當難得的高度收斂。片中對外籍移工的細膩刻畫,證明了導演是真的徹底對他的題材下過功夫,但又理智地摒棄了過多的批判論述,只以人性的角度來體會他們的心境。

例如在一段簡單的兩個場景裡,我們看到:因為Setia幫傭的家裡在拜拜,菜色全是豬肉,信回教的她什麼都不能吃,餓了一天無人聞問,晚上跑來向 Wonpen求助。鏡頭裡只有兩雙偷偷摸摸的腳在竊竊私語,兩個女孩在雇主家裡是沒有面貌的。Wonpen帶Setia去路邊攤,好心的老闆特別幫她煮了沒有大骨湯的麵。此時資源回收的阿婆來收紙箱,麵攤老闆幫她整理好讓她帶走,阿婆踩著三輪車消失在夜色裡。

這兩場簡單的戲裡沒有任何的憤怒控訴,卻細心道出了只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社會底層人物,才懂得相濡以沫互相取暖,也讓既得利益者相較之下的傲慢與自私,意在言外地更加昭然若揭。

層層剝削虧欠太多

片中更犀利的無言批判,則是Wonpen所照顧纏綿病榻的阿公,竟是唯一最疼她的人,因為家屬除了花錢請傭人之外根本不聞不問,只有同處弱勢的阿公與印傭反倒才真心疼惜彼此。阿公死後家屬請來法師行禮如儀,Wonpen卻在隔壁房間跪地叩首向阿公獻上最敬禮。至親只會花錢做樣子其實卻冷漠無情,外勞寄人籬下看人臉色卻真心付出感情,狠狠地諷刺了富裕的台灣人是多麼沒血沒淚,如何以最低廉的方式利用移工,卻又不願給予最起碼的尊重:例如把一個信回教的女傭取個天主教系統的名字Mary,就只為了自己稱呼方便。

技巧可以學習,但誠意無法假裝。《歧路天堂》當然並不完美,但卻充滿了這個時代越來越珍貴的一種重要價值:同理心。在多年來各國移工在台灣所遭受的不人道待遇之後,幸好有李奇導演拍出了一部真心關注他們的電影。一部電影或許不能改變什麼,但《歧路天堂》的存在卻是如此重要,因為台灣人是如此不願去了解這些在此地生活付出但權益卻又被層層剝削的外勞。我們真的虧欠他們太多了。


影音紀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