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Thu【燦爛緬甸】翁婉瑩:也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

【燦爛緬甸】翁婉瑩:也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

共同主辦:政治大學南風四重奏計畫X燦爛時光
時間:2016/12/01 Thu 7:30 pm
地點: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新北市中和區興南路一段135巷1號,MRT南勢角站4號出口右轉三分鐘)
講者:翁婉瑩
費用:100元
*現場提供免費的開水和賣錢的禾餘麥酒,也歡迎自行攜帶餐飲入場。
*不便支付入場費的朋友,亦可以「換工(例如做現場紀錄報導於會後公布)」或「換物(例如捐贈東南亞相關書籍)」等方式替代。

這是一個台灣女生也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的旅程。

15天,超過2,000公里的緬甸縱走行程,我從歐威爾的最後駐紮地卡薩(Kartha),同時也是他的小說《緬甸歲月》的書寫背景,再一路南下,直到他駐紮的緬甸最南端的城市-毛淡棉(Mawlamyine)。

我也行經曼德勒、仰光、卑謬等地,當年英國設置專屬「白人」的俱樂部,早已被拆除,徒留殖民風情。而英國人躲避緬甸酷暑的度假山城彬塢倫(Pin Oo Lwin),依舊涼爽。

那是歐威爾休假時的流連之所,他彷彿回到英國般自在,暫時逃離緬甸叢林裡的瘴熱、單調的柚木砍伐作業、受虐逃逃跑的當地工人,生病的大象。

1920年代,歐威爾啜飲著沒有冰塊的溫熱啤酒,在懸頂風扇下的沙發上,讀著殖民母國以航運送來的過期兩個月報紙書刊。百葉窗透著昏黃,走廊上的緬甸男孩以腳拉動繩子帶動屋內的風扇,仍驅趕不了悶熱,歐威爾的抑鬱。

他回不了母國,只有一身被瘴虐、杜松子酒侵蝕的破敗身軀;身為異國人,他也無法融入緬甸,更不能透露內心對母國掠奪緬甸天然資源、壓迫當地人的批判。

「言論自由是不可想像的,至於其他自由則被容許。你可以自由當個醉漢、無業遊民、懦夫、背後撥弄是非的人、私通者;但你不能自由思考。當遇到一個稍微有點意義的問題時,你的想法已經讓白人薩布(老爺)規則給規定好了。」

帶著歐威爾的三本著作:《緬甸歲月》、《動物農莊》與《一九八四》,以及當時少有的幾本緬甸中文書籍,外文網站資料,我也踏上了尋找喬治歐威爾的旅程。

12小時的夜車,從曼德勒抵達小鎮卡薩。緬甸政府特意保存歐威爾近100年前的故居。

「我從後門繞進客廳,登上二樓臥室,打開一扇扇精緻的木窗。我仰躺在木地板上好一會兒。上緬甸的中午,還吹著被陽光烤暖的風。

你也是這樣仰躺,看著天花板的嗎?弗洛里。

在一個個悶熱、難眠、無盡的黑夜,外頭的野狗又徹夜狂吠得你心煩意亂。你赤裸著上身,走到窗邊,在月光下舉起步槍,又想起步槍的後座力太強,開槍的話肯定會在肩窩上撞出淤青,你放下了槍。

我慢慢爬起來,像一朵幽魂。一扇,一扇地把歐威爾的窗戶闔上。

睡吧,弗洛里,溫斯頓,歐威爾。

可以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嗎?喬治。

在那一聲槍響後,一部分的你,是死了,葬在緬甸?抑或活著,永遠徘徊在這片土黃色大地?

為了你,我來到東方觀光客罕至的卡薩,而終於瞭解你引領我來的原因。

是壓迫者與被壓迫者。

而我,過了近一百年,也仍是那個壓迫者與被壓迫者。」

【講者簡介】

翁婉瑩,畢業於東海大學法律系,2015年結束長達14年國會助理、輔選幹部、首長機要等政治領域的工作,現為瑜珈老師、大數據分析公司共同創辦人、南洋誌緬甸專題評論人、自助旅行旅者與寫者。

2014年第一次踏上緬甸;2015年跟隨喬治歐威爾的殖民警察駐點,超過2000公里的南北縱走路線,從卡薩到毛淡棉,尋找喬治,和壓抑、螫痛靈魂的殖民地與現代緬甸。

年輕時讀莒哈絲(Marguerite Duras),總被她的抑鬱拖入黑暗而不可解。直到遇見歐威爾才明白,那是一個同為移民、殖民、被殖民者的後代,所承載的困惑與解惑/不解惑的人生旅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