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Sun【真人圖書館】鄭以萱:我懷念那被詛咒(?)的國度,柬埔寨

【真人圖書館】鄭以萱:我懷念那被詛咒(?)的國度,柬埔寨

時間:4/10 Sun 7:00 pm
費用:100元
(*不便支付入場費的朋友,亦可以「換工」或「換物」或「換故事」等方式替代)
(*本場講師費用捐贈書店營運基金)

曾先後被兩個NGOs派駐在湄公河畔和泰柬邊境的鄭以萱,身為當地唯一的台灣工作者,如何理智或盲目地回應當地的社會文化脈動?
於是,她試圖用幾個懷念的斷章來詮釋當時個人微觀行動和宏觀社會之間的關聯:
『渡口,敲車窗的小孩』
『再幽微,也嚮往光』
『原來你是好人』
『就是要在地化,不然要幹嘛』
『廚房失火記』
『只是歷史對她開了一個大玩笑』
『謝謝你看見我』
『灰色地帶』
(未完,待續ing)

【講師簡介】

一個閩客混血,北一女,台師大,國中國文老師,兩所NGOs駐柬埔寨的教育專員兼小孩玩伴,在英國發奮念書,目前落腳於大學教書。

日子如水逝。只是,其中曾有那麼一個年輕的十年,因為在南北結構的貧(柬埔寨)富(英國)國家之間直來直去,有時直線落差太大了,不得已而培養一些生存緩衝之道。比如:自動繞過照相機(有點可惜,我那時據說是瘦的,卻沒有留下多少照片);35歲以前沒想帶手機;早上醒來,盯著天花板確認自己在哪裡;坐在柬埔寨巴士司機的正後方是王道,看到車子疾駛於未知的地平線,會上癮;躺在高腳屋底下的吊床,一定要哼唱陳建年的『海洋』啊。

因為遺憾沒有繼續陪著柬埔寨小孩長大,所以加倍喜歡玩學生和陪伴學生闖天涯(中南半島和印度)。我們要闖,就要闖成別人的祝福。

因為想念柬埔寨,所以將自己對國際發展和「援助」的不甘用英文嗆聲,不知不覺寫了一堆其實很少人閱讀的學術期刊和專書。

因為柬埔寨,家人那些年包容了我的水龍頭淚水,從無解到理解到接納。媽媽在吳哥群像面前用油筆畫下我的心思意念。為了請柬埔寨員工轉達越洋電話給我,媽媽的英語突飛猛進。

每次想念湄公河的水,以及河畔我久蹲的高腳屋時,我就想起這句話:『你必忘記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過去的水一樣。』

我想,我如果沒有忘記,也一定是在忘記的路上。

• 經歷: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國際文教與比較教育學系 副教授
▫ 中華民國知風草文教服務協會 海外專員
▫ 中國人權協會之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 教育專員
▫ 台北市立成德國中 國文教師
• 學歷:
▫ 英國倫敦大學教育學院 教育和國際發展學系博士
▫ 英國愛丁堡大學 教育學系碩士
▫ 英國新堡大學 語言學系碩士
▫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國文學系學士

【延伸閱讀】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id in Developing Asia
http://www.springer.com/us/book/9789812874559

超越網:https://www.superbookcity.com/keep-reading?aid=kr-150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