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Sat【燦爛回收】Ladyfromspice:一步一腳印,回收寶藏的職業

在這個消費社會裡,多數人都在購買商品,這些物品是家庭成員花了半輩子辛苦工作所換取來的(當然也有些是百貨公司或信用卡公司的贈品)。當家裡空間有限、或遇到搬家過年期末大掃除、或家裡有人離開了,大批物品就會被倉促地扔棄在樓梯的轉角處,等待著垃圾代收業者悄悄地帶走。離開住戶視線後的這些物品去了哪裡?不能賣錢的塑膠袋、保麗龍、軟塑膠盒、玻璃瓶、塑膠製小家電…,以及最近開始民間回收廠不收的紙容器,大多在分類彙整之後被送上了清潔隊的回收車。那其他的回收物品呢?

Read more

9/9 Sat【燦爛電影院】「逆轉騎士」紀錄片放映暨映後座談

『逆轉騎士』是由逆轉聯盟在2015年7月發起的「祈島計劃」,帶領台灣北、中、南、東各地,不同生活背景的60位孩子化身為夢想騎士進行1000公里單車環島的種種。由聯合報願景工程「偏鄉教育」紀錄片團隊隨行拍攝,深入訪問參與活動的孩子及家長、老師與機構領導人,真實呈現弱勢家庭孩子的教育與陪伴問題,更為孩子在逆轉聯盟的帶領下,成功在環島挑戰中建立自信與毅力做了最佳見證。

Read more

9/6 Wed【燦爛電影館】馬來西亞華語電影及困境:解讀《輝煌年代》(Ola Bola)的言外之意

2016年周青元拍了一部以馬來西亞國家足球隊歷史為參考的足球電影《輝煌年代》。雖然故事和人物都是虛構的,但因為關鍵致勝球和事實不符而引起不少討論和爭議。本次講座主要討論《輝煌年代》是否就如議論所說附和「一個馬來西亞」的美好想像?或是其中有所暗喻或嘲諷?從華語電影在馬來西亞的發展及限制,加上社會脈絡及導演立場來解讀其中的可能性。

Read more

9/4 Mon【燦爛計程車系列之三】計程車教授侯勝宗:「移工」消失中?AI科技介入後的無人車世界

2016年8月25日,世界上第一批無人駕駛計程車在新加坡開始載客經營。隨著科技發展,機器人與AI會取代低技術性或高危險的工作。自動駕駛車是科技發展的重要標的之一,除傳統國際車廠BMW、福特等力求轉型而投入該領域外,Google、Uber甚至Apple都在研發自動駕駛車;未來,你我熟悉的「小黃運將」會不見嗎?

Read more

9/2 Sat【燦爛計程車三部曲之一】魔法運匠康世能:他不是小黃司機,而是人生的轉運手

在東京,司機是來去如風的城市運轉手;在倫敦,司機是抬頭挺胸的彬彬紳士。反觀台灣,計程車產業被視為藏污納垢,低階的工作場域,沒有人從小天生立志當計程車司機,只有搆不上成功的人,才去開車當司機。坐在計程車後座的我們,經常看見的只是司機的背影,我們對這個城市內的移工(移動的工人)知道多少呢?

Read more

8/19 Sat【燦爛菲律賓】阿潑:Halo Halo菲律賓

因為人間雜誌上的一則報導,阿潑二度踏上菲律賓,為這則1986年的調查報導找出「後來怎麼了」的答案,也在兩個月的旅途中,了解近代菲律賓歷史的各種愛恨情仇。她在這裡看到西班牙留下的問題,美國的幽靈,馬可仕的陰影,還有艾奎諾的尾巴…,面對這種種,菲律賓人只有一個詞彙:struggle。她決定跟大家一邊吃著Halo Halo,一邊談著這些struggle。

Read more

8/18 Fri【燦爛讀書會】業的盡頭:印度青年的憤怒與希望

「業」(Karma)一字源自印度教,意指「前世所造就的善行惡行,將化為今生的善果或惡果」,作者利用印度教傳統語彙,借指現代印度青年正背負古老印度遺留下的「業」;這些「業」包含僵化的種姓制度、性別歧視,如此社會結構阻絕階級上下流動與相互交流的可能,也扼殺女性發展的潛力。印度青年正企求擺脫傳統枷鎖,邁向新局,不願受傳統命定的身分擺布。

Read more
1 2 3